西北师范大学校长刘仲奎教授在北师大数学学科创建100年庆典上的发言

首先,我谨代表西北师范大学,代表西北师范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全体师生,向北京师范大学数学学科创建百年庆典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北京师范大学数学学科100年来取得的辉煌成就致以崇高的敬意!

众所周知,西北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同根同源、同气连枝。从京师大学堂师范馆,到北平师范大学,到西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再到国立西北师范学院,我们是同一所学校。抗战胜利后,经过复校运动,变成了两所大学,一所是北京师范大学,另一所就是西北师范大学。所以,李仲来书记说,西北师范大学是北京师范大学的亲弟弟学校。是的,西北师范大学就是北京师范大学一个出门远行并在祖国西北安家,力图发展并有所建树的亲弟弟学校。

抗战期间,北平师范大学和其他几所高校西迁陕西,组建了西北联合大学。西北联合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双峰并峙,双水并流,南北呼应,延续了中国现代教育的火种,奠定了我国西北高等教育的基础。后来,西北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四迁校址,数易其名,把国立西北师范学院留在了祖国西北的兰州,在黄河岸上扛起了教化民众、开启民智的重任。

“并序连黉,卌载燕都迥。联辉合耀,文化开秦陇。汉江千里源蟠冢,天山万仞自卑隆。文理导愚蒙;政法倡忠勇;师资树人表;实业拯民穷;健体名医弱者雄,勤朴公诚校训崇。华夏声威,神州文物,原从西北,化被南东。努力发扬我四千年国族之雄风。”——其实,从西北联大的这首校歌里,我们就能看出,西迁秦陇,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在20世纪40年代身体力行的西部大开发,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对西北高等教育发展的最大贡献。

我之所以说这些,就是想证明一个定理——西北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同根同源、同气连枝。并且,在这个定理之下,经过我们多年来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大力支援和帮助,两校已经做出了一些列重要推论。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推论,就是北京师范大学对西北师范大学常年坚持的对口支援工作。

十数年来,根据对口支援协议,西北师范大学每年都会选派十余位优秀青年教师,到北京师范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每学期都会选派近20名教师和管理人员,赴北京师范大学开展挂职学习锻炼。今天,西北师范大学副校长刘复兴同志,也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调任的。北京师范大学对西北师范大学实施的这样一个多学科、全方位的对口支援,对我们各个学科的发展,都起到了非常大的助推作用,数学学科也不例外。

2002年,作为西北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我本人和数学与统计学院院长马如云教授就被聘为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的兼职博士生导师。时至今日,我仍旧清晰地记得,当北京师范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投票通过聘请西北师范大学的四位教师为兼职博士生导师后,时任学位评定委员会主席的陆善镇先生打电话通知我们时激动的心情。正是源于这样一个血浓于水的缘分,我本人也和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的诸多教授成了好朋友。刘绍学教授就曾经亲自审阅过我的一部教材,提出了很好的修改意见,还以一顿北京烤鸭来鼓励我。王梓坤院士来兰州讲学期间,我们邀请他访问西北师范大学。他说:“西北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是一家,西北师范大学的活动,我必须参加。”他毫不犹豫地辞掉了甘肃省政府部门给他安排的其他活动,欣然应约来西北师范大学讲学交流,令我们十分感动。陈木法院士,就在他比较拥挤的办公室里,多次为我们指导数学学科的发展和建设。张英伯教授、房艮孙教授、保继光教授、肖杰教授、惠昌常教授、邓邦明教授、李仲来教授、李增沪教授、袁荣教授、王昆扬教授、郑学安教授、王风雨教授、杨大春教授、丁勇教授、唐仲伟博士……许许多多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学人,也都因为数学学科的同门情谊,也都因为两校不可割舍的兄弟情谊,成为我们的良师益友。

其实,类似这样的推论,还有很多很多。我也相信,这种兄弟般的帮助和支持,仍将是鼓励我们继续努力和前进的强大动力。我更加相信,两校之间同气连枝、不可分割的这份情谊,会让我们得出更多的、更有前瞻性的推论。

1946年,曾任国立西北师范学院第二任院长的黎锦熙先生,在给毕业同学录题词时,借用唐代诗人王维的著名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写到“知术欲圆,行旨须直,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知术欲圆,行旨须直”,成了西北师范大学的校训。今天,大漠已不见孤烟,长河依旧落日圆。我衷心地希望,在座的各位专家教授,能够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西北师范大学数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我衷心地希望,北京师范大学能够一如既往地帮助和支持西北师范大学各项事业的建设与发展。

再次祝愿北京师范大学数学学科创建百年庆典大会圆满成功!

祝愿北京师范大学数学学科越来越好!

额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