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赵慈庚先生百年诞辰

马京然 作 图片2

怀念我的父亲
(北京师范大学 赵籍丰)

我的父亲赵慈 庚是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的教授,是一位数学教育家。一年前敬爱的父亲离开了我们,他走的太匆忙了,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他一直相信自己能够跨入下个世 纪的大门,但他却在新世纪到来之前走了。年近九十的父亲一生从来没有放弃过工作和学习,就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还在读书,还在坚持书法习作。望着父亲留在 桌案上还没有写完的文稿,往事历历在目,心情久难平静。作为大学里的一位教授,父亲其实是一位很平常的人,但他一生勤奋工作,严谨治学,诚恳待人,简朴生 活的优秀品质一直是我做人的楷模。
父亲1910年出生在河北定县一个农民家庭里。他从小就勤奋好 学,不富裕的家境只能供他读完中学,中学毕业后他曾教过小学。1929年他向别人借了三十个银元,背着家人到北平赶考。那年月学政治可以做官,学经济可以 发财,但父亲却坚定的选择了师范大学。他始终觉得教师的职业高尚,以至父亲这一生从做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到大学教授,在白笔黑板之间辛勤耕耘七十年,此志 未渝。在父亲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它的许许多多白发苍苍的老学生,泪如泉涌,痛哭失声,这份珍贵的师生情谊令所有在场的人感动。父亲的一生对数学教育事业所 倾注的心血,沐浴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子,为国家培养了千百栋梁之才。
每当父亲的学生和我谈起他们的这位恩师,总是无比的敬重。这是因为父亲一生都在关爱它的每一个学生。他对学生从不厚此薄彼,视每个学生如亲子。他 曾说过:“喜爱优秀的学生这是教师的常情,但轻视平凡的学生是极端的错误。如果使能力弱些的学生沮丧,或一班内因为学生智力不同而泾渭分流,这是极大的不 幸,教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十分聪颖的人只是少数,绝大多数平常人才是社会的主力。教育决不应该由于才能不同而有所偏爱,闻一知一的智能都是未来的力量, 必须注意培养。”父亲总是用一颗真诚的心对待学生,他说:“我用真实的面目对待别人, 别人才会真实的对待我。 这大概是一条规律。老师不善作伪,学生才敬重老师。学生反驳有理,老师应欣然同意,甚至讽师之短,师之应纳柬,借师道尊严的训诰,藏拙掩丑,只能使学生鄙 视。”这样的高尚师德使父亲赢得了学生的敬重,学生们称他“亦师亦友,是父是兄”父亲晚年时他的学生也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他们给父亲的来信中仍常 常如同孩子见到慈父般,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功绩错误或受到的委屈一股脑的倾诉出来。父亲的回信总是带给他们无微不至的挂念,关心。学生们说:“一般人追忆 他们的老师总是说:我们小学老师怎样,中学或大学老师如何,而我们的赵老师却是教了我们一辈子的老师。他不仅是我们在校时的老师,毕业后他仍然教导我们; 他不仅教我们数学,还教我们做人处世。”
教书育人,诲人不倦,是父亲做教师的准则。抗日战争时期,父亲曾 在后方城固的西迁师大附中任教。许多学生对几何课有畏难情绪。父亲在他的几何课教学中讲的第一句话是;“有人说:人生几何,何必学几何?我说:人生几何, 必须学几何。”这铿锵有力的话语吸引了所有的学生。他从做人开始讲到学习几何:“一个人只要把精神用在工作学习上,尽了自己的力量就无愧于一生。”他的学 生们回顾自己所走的路后说:“我们一生之所以能办事认真,待人诚恳,生活朴素都是赵老师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结果。”这是对父亲为人师表的最好评价。
父亲一生教书认真,治学严谨。听过父亲讲课的人都说他的课“层次 分明,条理井然,引人入胜”。无论是对中学生的讲座还是讲授大学里的课程,他都是一丝不苟地备课。父亲讲课以推理严谨,表达准确,板书工整而受到学生们的 一致好评。遇有学生提问他总是耐心详解,从不厌烦。晚年他不顾八十多岁的高龄仍然对所有来访,来信求教的人热情接待。不管是学者还是大、中学生,也不论问 题深奥还是浅显,他都是一视同仁郑重其事地予以解答,从不会摆教授架子。有些从不相识的人托他买书找材料,他总是不顾年迈体弱,亲自代办,甚至要跑许多书 店,图书馆。我们劝他不必那么认真,他总是说:“人家信任我,才托我办事,我能让人失望吗?”
在父亲的教学生涯中,他始终相信“教不严,师之惰”这样的训典。 每当学生学习上出现不良习惯或某种弊端时,他一定会断然制止,认真检查。五十多年前他教中学平面几何时,有学生因为几何图形中标注的英文字母书写潦草,被 父亲罚了每个字母写 100遍,而且父亲居然会很认真地去数一数每个字母是否写够了 100遍。学生的作业中连等号写不整齐都要被父亲扣分。对这样的严教,也许当时的学生并没有能懂得老师的良苦用心,但却让所有的学生从此学会了工工整整地 书写,也学会了认认真真地做人,令学生们一生受益匪浅。父亲为学生评判试卷从不留情面,而最终学生们口无怨言,心悦诚服。一次一个调皮的学生考试时因为关 键的一字之差,被父亲扣掉了16分,他不服气地跑去找父亲,父亲幽默地说:“是不是嫌扣的少?拿来,再多扣几分。”一句话把这位学生吓跑了,可就是这句话 使这学生懂得了真理与谬误之差也就是一线的道理,也使他在以后几十年的工作中踏踏实实,无论做什么事始终都力求一字不错。父亲一丝不苟,严格治学的精神令 学生们肃然起敬。
言传身教是父亲为人师表的标准,他教导学生勤奋学习,而他自己一 生正是勤奋学习的典范。从我们记事起就见父亲整日伏案疾书,深夜挑灯苦读是他从年轻时就形成的习惯,我们早已司空见惯,直至近九十岁高龄时他仍然每日读 书,写文至深夜。父亲教几何用粉笔画圆,一笔而就,从不用圆规,很令学生们佩服。他们专为此事请教父亲,为何不用圆规就把圆画的这样好?父亲回答说:“业 精于勤而荒于嬉,勤学苦练就能成功。”这样的至理名言是父亲的座右铭,使他一生勤奋教学,著述丰富,成就斐然。父亲常对我们说:“我才不过中人,能够粗有 所成,全是苦中得来。”
父亲一生都不务虚名,不说空话,无私奉献。他的一生正可以用他自己的话来评价:“评价人的功过,要看他给人类做了些什么,给自己的民族做了些什么。途径可以不同,最后要用效果来衡量。”我将以此鞭策自己,一生努力奋斗。

《中学生数学》2000.3

 


1935年合影中有赵先生和夫人陈荷生

风度翩翩的青年怀揣报国之心、教育救国之志。

1935年赵先生作 数学系班史
国事蜩螗,人生茫茫;匆匆四载,忽云卒业。值此折柳神伤之际,回 顾往事,殊可惋惜!溯自民国二十年入学之秋,开课未旬,遭九一八之变。既而冀北血战,沪泮鏖兵;强邻逼乎城下,敌机翔于天空。乃復学校飘摇,主持乏人;停 办消息频传,护校运动在兴。方是时也,经费不继,诵声辄辍;嘗届严冬,室不举火。洎乎今日,国难亦深,华北愈危。学校虽较安定,而所学不固,往者难补;故 吾辈学业,荒于国难者,实大半焉!
虽然,环境可支配人生;而志士适以环境而愈彰,古人谓大任将降,必先苦心劳骨者,抑由有也。故四年陈迹,难免可歌可慨者,爰罗缕纪之:...... (略)

 

 

抗战时期在陕西城固,左2。

《城固春郊》
陕南偏宜种油菜
清明黄花浩如海
花间幼学朗朗读
花外远村依依暧
林鸟声声迎游屐
芦湾阵阵送欸乃
将酤每怯囊底浅
行遇醪糟不虚买


1950年数学系师生合影
前排右4

 

 

 

1955年全国教育会期间,右3。


1956年幸福的一家人 图片2

额外信息